不明確條款解釋原則實際案例


 

昨天這則意外保險金理賠爭議,是關於保險法第54條第2項有關不明確條款解釋原則的問題,「如有疑義做有利於被保險人」的解釋,在實際情形適用難保毫無爭議。

 

事實上,這個判決的主要癥結點在於「多重藥物中毒(Ketamine、PMA)」於投保時並非被保險人投保時(民國90年)之第二級毒品,而是到了民國93年才被列為第二級毒品。如此一來,以「保險事故發生時」來判斷食用PMA之被保險人,是否構成「犯罪行為」這件事情本身有無值得存疑的地方?

 

我們找了一下判決書(臺灣士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106年度保險字第4號),整理了一下法官見解如下:

 

一、契約解釋上應參酌契約目的、社會通念、交易習慣等綜合判斷

    契約解釋之適用順序上,仍應先參酌契約目的、社會通念、交易習慣及一般客觀情事,並將誠信原則涵攝在內解釋之;若仍無法確定該有疑義契約條款之意義時,始有不明確條款解釋原則之適用,尚非於契約條款出現疑義時,即僅單純考量被保險人一造之利益,逕為該造有利之解釋。系爭意外險契約第14條第1 項第3 款對於被保險人之行為是否以保險契約締結時即有刑事處罰之規定,始屬該款約定所稱之「犯罪行為」,並無明文規定,而有不明確之情形;惟本於保險契約最大善意及誠信原則之要求,並維護社會安全及預防道德風險,被保險人因本人之行為致死亡,該行為於保險事故發生時,法律已有科以刑罰之明文,即該當系爭意外險契約第14條第1項第3款所稱之「犯罪行為」,已如前陳;是以,該疑義經解釋後既臻明確,即已無不明確之情形,自無再適用保險法第54條第2項規定之餘地。

 

二、被保險人犯罪不以經檢察官提起公訴或法院判處有期徒為要件

    只須被保險人有因犯罪行為致傷害、殘廢或死亡情形,即為已足,並不以被 保險人事後因該犯罪行為經檢察官提起公訴或法院判處有期徒刑為要件。

 

簡單的說,解釋「是否構成犯罪行為」,士林地院法該官認為必須考量契約目的、社會通念、交易習慣及一般客觀情事,並將誠信原則涵攝在內綜合解釋之。

 

 

若併同參照過去的判例最高法院17年上字第1118號,不明確條款解釋適用上本身有其順序。即文義解釋優先,當事人真意次之,最後才作有利於被保險人之解釋(文義 > 當事人真意 > 疑義利益歸諸被保險人)要提醒民眾的是,保險契約並非任何情況下都會做有利於被保險人的解釋,法院依然會針對不同之事實個案作個別審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